【剥鱼】舌头

圣圣搞事剥鱼关键词:舞会、共同的爱好、亲吻(欢迎加入冰火同好群:549151482)暴短的一发剥皮鱿鱼,实在是不知道怎么病,羞愧了!


       他们把一双棕色的眼睛记在心里,对彼此的谎话都心知肚明。


       他时常从梦中惊醒,手指的断桩生疼,那些时候他会转过头看向一边的镜子:他看到一个人,后背上荆棘网状的丑陋疤痕好似附着在镜面上,白色头发下瘦得畸形的身体,还有那双蓝色,空洞的眼睛。就如同他每一个噩梦里,一个肥胖的黑色背影出现在镜子里,粉红耳坠摇动;他颤抖地等待他的转身,将掌心放在他的肩膀,说原谅后者犯下过错的话。可等到荆棘撤开,人影消失,他便会不可抑止地开始哭泣,羸弱的身体一晃,从床上摔下来。


       再次见到他是在一场舞会上,他的指头蹂躏他的掌心就像他曾把靴子后跟踩在他的头颅,宁他痛苦地大声求饶也不松腿。他说着要把他舌头割下来钉在墙上的话可是他也不会:他喜欢听他的尖叫,每每都会在他哀嚎时大笑;他在他耳旁轻轻地呼吸,像是一只水蛭爬进他的身体;还有他的吻,和他舞剑一样,像个屠夫一样野蛮,肥厚的嘴唇落在他的手背,自手指分叉处舔到断指,啃咬他的骨骼就像和灰简妮争夺骨头的莫笛。他掰断了他的一根指头,再告诉他,臭佬做错了事,父亲要来惩罚你。


评论(12)
热度(29)
  1. Wu's own fool dog白云起 转载了此文字
© 白云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