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Jon by tabacoychanel

配对:Jon Snow/Arya Stark【可以当亲情向看><】

作者:tabacoychanel

原文:archiveofourown.org/works/437149

“Last week me and Sansa saw a really dumb movie. It was called Dear John.”


       上一周我陪珊莎去看了一场真的很无聊的电影。它叫分手信。布兰本来想要去看阿凡达的,但是没人带他去。我向他保证只要我一拿到驾驶执照我们就不用跟着珊莎和简妮去商场了,然后他告诉我如果你在这儿的话你肯定会带我们去的。完全没错。而且如果你在的话你是不会让席恩把卫生棉条放进我的鱼缸里的,那还搞得里面的水因为食物色素而染成了红色。


       我也知道他在哪儿弄到的食物色素。对了,最近珊莎好像为了学习有障碍的孩子、被丈夫虐待的妇女和尾巴总是下垂的狗狗们组织了一个卖烘烤食品的活动,我不是很清楚。她说服了母亲为她买了一个两百美元的电动搅拌机和什锦饼菜,姜饼还有大概有八磅的糖。两百美元!你知道我恳求母亲给我给我买一个新的自行车鞍座有多久了吗?好吧你当然知道的。我的悬簧已经让我崩溃了几个月了。

 

       自从你离开之后我就一直没搞懂过怎么调整发动机。而且我认为我还需要一个自行车支架。对于现在的我得到这种部件真的很艰难因为我不能用你的卡去上网定购了。虽然很麻烦但是我仍然觉得你能在回家前给我留下点东西做也挺好的。但是琼恩,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啊?


       白灵经常和我一起去湖边散步。其他狗狗也一样,但是我总是更加关注白灵——部分原因是他很孤独,还有一部分是因为我发现席恩有些时候会使劲拽着他的项圈往后拖着走。席恩声称白灵在尝试舔他的胯部,但是你知道白灵从来都不喜欢席恩。事实上白灵除了你也没喜欢过任何其他人,而且我怀疑他还是因为娜梅妮娅才忍受我牵着他。当然他还不允许母亲或者是珊莎去喂他。

 

       我还没有原谅你呢,你知道的,你的离开让家里所有事都只有我,母亲和珊莎来打理。就算母亲和珊莎已经够糟了,罗柏和父亲仍就是不回家,母亲和珊莎正式成了一个管家小团体。罗柏不回家是因为他一直和简妮待在一起。父亲不回家是因为他总是在飞去纽约或者是从纽约飞回来的路上,我们甚至谈过一家搬去纽约但是当然我们是不会卖掉房子的。而且我并不想搬到纽约去。我不觉得他们会让我们把狗狗也带上的。

 

       简妮说她希望娜梅妮娅或者淑女能怀上小狗狗。简妮在罗柏旁边跟她和珊莎待一起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罗柏说他总是知道灰风肯定会养一堆小狗在院子乱跑的。他这么说的时候简妮狠狠瞪了他一眼。她真的很想养一只狗狗。由于她的哥哥对此过敏所以她从来没养过狗,而且每次她来的时候都会带生皮骨头和饼干,它们还有不同口味——娜梅妮娅最喜欢火鸡味的。我喜欢简妮。我没明白母亲为什么不喜欢她。可能母亲觉得任何还活着的姑娘都不会对罗柏好,但是狗狗们喜欢她啊。比起珊莎狗狗们当然会更喜欢简妮,但是那简直辜负了珊莎为其所花费的费用。

 

       所以这就是我们家里现在的情况啦。罗柏有了简妮,布兰完全依赖于他的保姆。艾德幕叔叔给了瑞肯一个彩色鳟鱼长毛绒玩具,而且他从来不让这个玩具在他的视线里消失。这个玩具和毛毛狗轮流被他当作枕头来用。而我不知道是不是灵魂出窍让我跟着珊莎和简妮看电影去了。

 

       珊莎用爆米花怂恿我去看电影并且保证不剧透任何悲伤的部分。她不会像你以前总是做的那样,给我买冰吸。但事实上她会和简妮卡着两根吸管分享一杯。她们是最好的朋友,但是好朋友难道会惧怕哪怕是以这种方式的热吻?你和我甚至可以咀嚼一块泡泡糖或者共用一个小酒杯。好吧,我自然不会告诉珊莎有关小酒杯的事情。

 

       电影进行得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我以为它只是傻——原著还是由写恋恋笔记本的那人整出来的——但是更糟糕的就是我前面坐着两个吵得要命的小孩,由于他们自己动静闹太大就算我把爆米花扔过去他们也无暇理会。珊莎还问我为什么不喜欢这部电影所以我告诉她,“她应该等着他的。”


     “她等了两年了。”珊莎说。

 

     “两年真的是很长了况且她还不去和任何其他人见面。”

 

     “你会等那么久吗?”珊莎问她的好友。

 

     “我不清楚。这取决于我的男友是否能和查宁·塔图姆一样让人血脉偾张。”

 

       我们回到家里。珊莎和简妮去做布朗尼蛋糕了。我搬了个椅子坐在母亲旁边并且问她有没有不断地考虑过在父亲驻守在伊拉克的时候和他分手。

 

       她的表情让人难以捉摸。“不会。但是也可能是因为罗柏才让我度过了那三个月。”


     “那更久之前,巴拿马的布兰登叔叔呢?”

 

       母亲叹了口气,她不恼怒,只是感觉她很累。“我也看过珍珠港,亲爱的。但是事情不会像那样的。”

 

       我皱起眉头。“我没说过那像珍珠港,而且无论如何那也是部无聊的电影。”

 

     “你不是才说过分手信是部无聊的电影吗?”

 

     “当然啊,但是——”我咬着嘴唇。那不对,完全不对。“她应该等他的。”

 

       不像珊莎,母亲没有反驳这点。“对,她应该。”

 

       琼恩,我很高兴你没将属于你的甜心带回家。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她可能会开始跟席恩或者什么别人约会。再然后我就会打碎她的膝盖骨。



                                                                   爱你,

                                                                   艾莉雅


评论(17)
热度(27)
© 白云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