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珊卷三之后的部分回忆整理

“夫妻俩沉默地坐轿子,走完最后的旅程。”


《冰雨的风暴》六十一章 珊莎

“嘘,您会害死我俩的。我真的什么也没做。来吧,快走,他们正到处搜查。您可知道?您丈夫已为这事被捕了。”

“提利昂?”她非常惊讶。

……

“提利昂毒死了他?”她的侏儒丈夫痛恨他外甥,这点她一清二楚。可他真的下得了手?他知道我发网上的黑紫晶?不管怎么说,是他给小乔倒的酒,莫非就在那时把宝石放进杯中?如果是他做的,那我一定脱不了干系。她焦虑起来。怎么办?我和他是夫妻……而小乔不仅杀了她父亲,还以她哥哥的死来嘲弄她。一个躯体,一个心灵,一个魂魄。

……

刹时,她眼中盈满泪水,是为唐托斯·霍拉德爵士,为小乔,为提利昂,还是为自己,根本分不清。

……

甲板在脚下颠簸,珊莎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摇摆。“他们认为是提利昂毒死了乔佛里。唐托斯爵士说他被捕了。”

小指头微笑,“是啊,你很快就要做寡妇了,珊莎。”

这个说法让她肚里打鼓,她确实不想再和提利昂同床,可是……然而……

 

【插句嘴,最后一段总是让我想到卷三提里昂十九章:珊莎·史塔克,他思索,那个说话温柔、笑容甜蜜的珊莎,那个喜欢漂亮衣服、动人歌谣、英雄事迹和俊俏骑士的珊莎。想到要和她成亲,他好似又回到船桥上,甲板在脚底咯吱摇晃。】

 

六十六章 提里昂

“你受弑君和弑亲的双重指控,怎可能来去自如?”凯冯爵士将手朝桌上一挥,“这里有纸、有笔、有墨水,把证人的名字写下来,我以身为兰尼斯特的荣誉向你保证,会尽一切努力将他找到。但开庭以前,你确实不能离开此地。”

……

他长叹一声,再次提笔。珊莎,他写下两个字。看着这两个字,提利昂·兰尼斯特咬紧牙关,百感交集。

他不相信乔佛里是进食噎死的,最可能作案的是珊莎。小乔当时就把杯子放在她面前,而她有的是理由报复国王。联系到妻子事前的心神不定和事后的所作所为,提利昂对此更为肯定。一个躯体,一个心灵,一个魂魄,他苦涩地想,她好忠于自己的誓言啊,啊哈?唉,侏儒,你又能苛求别人怎样呢?

最大的疑点在于……珊莎如何得到毒药的呢?他不相信一切都是小女孩自己的计划。如此说来,找到她又怎样?哪个法官会相信我弱小的老婆能独力杀害国王?连我自己也不信!到时候,瑟曦一定会坚持是我们两人合谋。

虽然如此,第二天他还是把这张羊皮纸交给叔叔。凯冯爵士皱眉道,“你的证人就只有珊莎夫人?”

“其他人选我还在考虑中。”

……

“那么,是珊莎·史塔克干的吗?”提利尔公爵发问。

如果我是她,肯定会下手。但不管珊莎做没做,现下人在何处,她仍是他的妻子。他亲手将象征守护的新郎斗篷系于她的肩膀——虽然是站在弄臣背上系的。

“诸神要了乔佛里的命,他是被鸽子馅饼噎死的。”


六十八章 珊莎

有时她还梦见提利昂。“他什么也没做啊。”小指头来看望她时,她对他说。

“没错,乔佛里并非侏儒所杀,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个正派人。你知道吗,他有过老婆?”

“他对我说过。”

……

我成了私生女,阿莲·石东没有丈夫,没有继承权,也没有人关注。姨妈就要到来,君临的长长噩梦将被抛诸身后,连带我可笑的婚姻。正如培提尔所说,我可以在这里打造一个属于我的家。

……

闹洞房的时间一到,她的骑士们便将她抱进塔楼,边开下流玩笑,边把她剥个精光。提利昂没让我承受这些,珊莎想起来。按常理,若是被深爱的男子和他忠心耿耿的伙伴们脱下衣服,并不可怕。可是,被乔佛里……光想想就浑身打颤。

……

珊莎独下楼梯,没入夜色之中。绵薄细雨,洒在宴会的残局上,空气清新而洁净。她不由得想起与提利昂的新婚之夜。吹灭蜡烛,我就是你的百花骑士,他这样说,我可以当你的好丈夫。但这不过是又一个兰尼斯特的谎言。

……

“是的,”反正月事无法在鹰巢城内隐瞒,“但提利昂他……他没有……”红晕爬上双颊,“我还是处女。”

“侏儒没有性能力?”

“不,他只是……只是……”好心肠?她不敢这么说,不敢在这里说,不敢对这个仇恨他的姨妈说,“他……他跑去找妓女,夫人。他说他喜欢妓女。”

 

七十章 提里昂

忍受最后一次听证会,接着我就完了。但我能做什么?否认一切吗?指控珊莎和唐托斯爵士?认罪,期望在长城上度过余生?还是赌一把,祈祷红毒蛇打败格雷果·克里冈爵士?提利昂无精打采地刺中一根灰色多脂的香肠,期望这是他老姐。

……

毒蛇认为我把珊莎藏了起来,就像松鼠贮藏过冬的果子吗?如果他真那样想,提利昂倒觉得没必要戳穿。

……

“告诉我,好巫师,我纯洁高贵的老婆在哪儿?”

“很遗憾,搜遍君临也没发现珊莎夫人的线索

 

八十章 珊莎

她固然可怜小表弟,但绝对无法想象让他成为自己的夫君。和他在一起,倒不如留在提利昂身边。

 

《群鸦的盛宴》

十一章珊莎

当小乔欺负她时,小恶魔出手拯救。

 

四十二章阿莲

劳勃·艾林做什么事都很笨拙。闭上眼睛,当他是百花骑士。

【这句和提珊没关系,但是我觉得比较着看蛮好玩的,冰雨的风暴二十八章珊莎中小恶魔说过一句话:吹灭蜡烛,我就是你的百花骑士。】

……

培提尔在宫中的朋友带话给他,说是太后派人四处搜捕小恶魔和珊莎·史塔克。

……

你知道婚床上是怎么回事,对吧?”

她想起提利昂,想起要吻她的猎狗,点了点头。

……

培提尔·贝里席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膝盖上,“我为你签订了婚约。”

“婚约……”她喉咙发紧。不,我不要再婚,不是现在,也许是永远。“我不想……我不能结婚,父亲,我……”阿莲朝门口望去,确认它紧闭着。“我结过婚了,”她低声说,“您知道的。”

培提尔用一根指头压住她的唇。“侏儒娶的是奈德·史塔克的女儿,不是我女儿……”

 

《魔龙的狂舞》第一章提里昂

我已经娶过两个妻子了,三个也不打紧吧?

第四十章提里昂

 “真是可爱,”提利昂撒谎,“但是我结婚了。她在那场晚宴上和我在一起,你可能能记起来,珊莎小姐。”

    “她是你的妻子?她……她长得很美……”

    而且虚伪。珊莎,雪伊,所有的女人……泰莎是唯一爱我的。

第五十七章提里昂

有时他有些羡慕女孩的那些甜蜜小美梦。这让他想起了珊莎·史塔克,那位他娶了又丢了的小新娘。

第六十六章提里昂

“……你怀念什么呢,半人?”

    詹姆,提利昂想。雪伊。泰莎。还有我那形同陌路的老婆。 “红酒,妓女和财富。”

 

《凛冬的寒风》先行翻译

阿莲章节

只要我那侏儒丈夫还活在世上的某一处,就没人娶得了我。提里昂说瑟曦皇后已经砍了一打侏儒的脑袋,不过没一个是提里昂的。

……

他有着一头沙金色的头发,眼睛是淡蓝色,还有着一个鹰钩鼻。但乔佛里也很英俊,她提醒自己。乔佛里就是个长得好看的怪物,提里昂大人长相丑陋,却心地善良。

 


可能的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0)
© 白云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