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珊】What God Has Joined Together

当代AU,写提珊离婚前后的一些事情!一发完!

标题出自“What God has joined together,let no one separate.”

写这篇的时候我一直在听东爱BGM,怀疑画风都没了!


       这么多年过去,他都已经忘记他们当时为什么结婚,珊莎提出离婚要求时就和当初圣贝勒大教堂的仪式一样简短仓促,而他甚至没有停顿就同意了。她的父亲和哥哥罗柏都去世了,母亲凯特琳后来送进医院接受精神治疗,最后还是自杀了。这些事都过去很久了,史塔克家的一切也逐渐走向正轨。她上一周给老家寄了封信,明明可以发短信但她坚持这么做,这之后君临罕见地下了一场大雪。她站在阳台边,看着不远处小园子中几棵鱼梁木的树叶簌簌抖动。


       刚结婚的时候她经常下去静静地坐很久,提里昂和父亲(当时泰温还活着)商量好家族的一些事情再回去时总会先去给她带件厚的衣服,一般都很晚了,她如果心情好,看到他就会很快起身跑过来,好像她就在等他一起到暖和的客厅里,路上还会问问他工作的事情。


       再后来她裹着罗柏的旧大衣坐在那里,提里昂只是远远地在私家车里注视着她,多等她一会儿。她看着后座的厚衣服,听着汽车发动的声音,轻轻地说有些事就不多麻烦他了。但真正不麻烦的还是最近两年,她再也不去那个地方,对提里昂宣称是要早点回家看电视剧,他们一开始追的是爱情剧,珊莎喜欢的类型;后来电视台放那种大家骑在龙背上打打杀杀,提里昂比较喜欢龙,但其实是拜拉席恩和提利尔家那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拍的,所以搞了半天还是爱情剧,最后成全双男主。珊莎问他怎么大家都过得这么好,他真是无言以对。他们祖父辈传下来的企业在凯岩城和临冬城都被各自的兄长管理得很好,只是这段姻亲还在,总有一道坎就是很多年也过不去,好像他的半个鼻子,永远都长在脸上,丑得要命。


       离婚也好,反正他们最后受不了彼此也是要分居的,虽然本来就不睡一张床。离婚或是分开住,两种情况报纸上无论如何也会把故事添油加醋地登出来的。他们这下也有挺长时间能分别回趟家,本来小乔结婚的时候他们就说要去凯岩城——他想去看海,珊莎说是无所谓但他知道她比较憧憬黄金长廊,因为她结婚的时候盯着教堂四壁的虹彩玻璃很久,提里昂说长廊也有而且更好看。小乔其实是车祸死的,玛格丽约他去玫瑰园,结果就在门口被保镖车撞飞了,最后砸在里面中间的一排柱子上,也是运气不好。倒在玫瑰花丛的场景除了他的头破血流之外非常浪漫。这件事他妈被瞒了很久,瑟曦自己当初也有点问题,等到事情平下来一点,也不知道詹姆是怎么搞定她的。提里昂始终觉得这整件事不太有小乔的风格,他一直觉得乔佛里吃东西被噎死最好不过,让他在他们结婚的时候笑得鼻子喷酒的样子,都是活该。珊莎听到他这派胡言乱语之后说七神给他的死法最好不过了。他肯定这是讽刺,他们俩都不信七神,提里昂是什么也不信,珊莎是信旧神的,但这件事之后他们俩仿佛都想把余生奉献给君临圣堂算了,就两个字,开心。


       他们很快就签好字了,珊莎好像事先真的没什么准备,提里昂觉得这不应该啊。最后他们还是一起待在书房里把需要提交的信息整理成文件的。珊莎还难得支开了家里的管家,管家叫彭德里克,愿意把他们家里所有琐事都包了;也没点外卖,主动下厨给提里昂烧菜,都是模仿饭店里的西境口味,不那么清淡。他今年还是第一次吃到夫人做饭——应该开始叫前妻了,还有流泪的冲动。他想一直留在这段时光,上次珊莎给他做饭还是他太晚回家从厨房吃隔夜菜然后吃坏肚子的时候。当时太饿了就只管往嘴里塞,哪知道珊莎也没吃过,她一般尝一口就知道坏没坏。珊莎对这件事也表示很内疚,给他熬粥喝。


       君临的雪还没有停,他先送珊莎回临冬城。珊莎坐在副驾驶上,摘下那顶可笑的紫色帽子和手套,呵了口气,说:“我们终于能回次家。”说话的语调稀疏平常,然后车驶出他们房子的地下车库。的确是这样的,这栋伫立数年的建筑只是他们在君临的住所,不是家。一个躯体,一个心灵,一个魂魄。这句誓言用近十年证明了它的毫无意义。他关掉手机屏幕,桌面是一片手机自带的天蓝色,像珊莎的眼睛,接着他在黑屏上看到自己的狰狞可怖的脸。是这样的,一个丑陋的侏儒对自己的前妻有什么好期待的?


       话说回来,珊莎一直握着那顶帽子,然后扔到后座上了。这顶帽子是小乔以前送给她的,他死前不久,她怎么还留着?兰尼斯特一家去墓地看乔佛里的时候她总是要戴的,提里昂一直觉得这个场景很搞笑,但想到她随夫家的姓氏又笑不出来。他们一般会在墓园里待很久,两个人放下对小乔仇恨的目光,坐在长椅上盯着墓碑吃柠檬蛋糕。君临的柠檬蛋糕其实不太好吃,因为是本地种的,就是没有多恩那个味道,珊莎一直说临冬城的好吃,但他没吃过。珊莎会事先买好蛋糕再分给提里昂,他其实吃好早饭也吃不太下,一个还没吃完珊莎就开始嚼第二个了。这之后他早餐就会少吃点,然后配合珊莎,一口半个地吃,这又有点快了。珊莎看着空空的盒子,问怎么这就没有了,提里昂说不出话,有点不好意思。然后她就会很不介意地大声说:“没事,我们再买!”整理好东西离开墓园的时候他们俩还会一起挥手和小乔再见,第一次是无心的心有灵犀,后来变成了一种习惯。他们的生活乐趣真的很少。


      “提里昂。”他们的车停在机场,珊莎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


       她说:“你一直对我很好,我都记得。”


      “但我不是个好丈夫。”


       她什么也不说,打开车门,很快就走了。




 
评论(11)
热度(36)
  1. 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起 转载了此文字
    平平淡淡才是真。有一天曾许下诺言,有一天也分开。诶最后真美,
© 白云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