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

他们读高二。那是1978年。伊莎贝尔夫人已经见了三次比尔贝利。杰夫开始留长发。雷蒙斯刚发布了第四张专辑。杰夫排到黑胶的时候夏天正要开始。那天晚上他们滑滑板在印第安纳的随便什么地方。杰夫看到颠簸着开出小镇的汽车又开始暗自愤世嫉俗。“去你妈的。”他听到比尔在边上骂。

他们滑到一片草坪,不少学生在这里带着各式各样的机器放歌。

“明天你来我家听。”

“行。”比尔边系鞋带边答应。

“这样,我们去我妈那儿。明天放学我们俩一起走。”

“好啊。”

“不行,明天我们班一妹子放学要给我拿烟,你等我会儿……晚的话你睡我家好了,反正是我妈。”

“不行,我爸会说我。后天吧。”

“也行。”

不知道谁这个时候开始放Road To Ruin。...

请逃

*

不准确来说,拉姆斯把他扔进私人办公室隔壁的房间里。那个墙面颜色被刷成干净的粉红,地板是不干净的棕,拉姆斯觉得看上去比较安心,实际上只是比较丑。墙壁上有个小洞眼,席恩从洞眼里看过去只能看到黑色的把手;越过那扇门之后,才是拉姆斯工作的地方。

其实,红和黑在他看去并无不同,指端的、脚趾上、手腕上的有些颜色在他自己的静谧房间之中全部同洞眼对面一致混为一体。

有时候,他在盥洗室中拧干自己的黑毛巾,会想那双手捏紧的到底是什么;等他抬起头看镜子的时候,映出的画面里,他瘦弱的手便握住了同样瘦弱的自己。他不感到稀奇,右手往前旋,"他的老二"顶住"他的裤子","...

提珊不完全是守望、守护,只是那么大一个君临,一只小小鸟和一个半人迫不得已相依

“吹灭蜡烛,我也是你的百花骑士。”用无数个细节兑现

“你对我一直很好,我都记得。”直到卷六都记得

黑水河一战珊莎最后甚至为小恶魔歌唱

提利昂想到珊莎时脑海里是那个他形同陌路的老婆

那份尊重,哪怕对于君临的珊莎来说只是表面的,并不是出于爱啊,而是善良

“一个躯体,一个心灵,一个魂魄,直到永远。”回头看七神誓言,你们都不信七神啊,它不堪讽刺却也又一丢丢温柔,那就是提珊

无题

(以前写的thramsay 好吧我有点想聚聚)

他后背上的伤口又开始作痛,就像是荆棘嵌在他的骨肉里,抵着黑暗牢房后头粗糙的砖块上。他咬紧牙关,感到口中的血腥味更加浑浊,拉姆斯又打坏了他的牙齿,而四下明明无人,他却只敢偷偷地深呼吸。拉姆斯开始和他玩指头调平的游戏了——现在左右手各剩四根手指,攥住老鼠肉还算勉强可以。尽管它对他已经足够鲜美但终究难以下咽,不过他不打算放弃它。毕竟他的双手……大概很快拉姆斯又会找到新理由再赐他一个断桩。

 “噢,臭佬。你知道我怜悯你。”那油腻香肠嘴挤出的笑容转瞬即逝。他的手轻轻地拽着披在他身上的一堆破布。拉姆斯的好小子们说看不惯席恩来时那副样子,恐怖堡就...

提珊卷三之后的部分回忆整理

“夫妻俩沉默地坐轿子,走完最后的旅程。”

《冰雨的风暴》六十一章 珊莎

“嘘,您会害死我俩的。我真的什么也没做。来吧,快走,他们正到处搜查。您可知道?您丈夫已为这事被捕了。”

“提利昂?”她非常惊讶。

……

“提利昂毒死了他?”她的侏儒丈夫痛恨他外甥,这点她一清二楚。可他真的下得了手?他知道我发网上的黑紫晶?不管怎么说,是他给小乔倒的酒,莫非就在那时把宝石放进杯中?如果是他做的,那我一定脱不了干系。她焦虑起来。怎么办?我和他是夫妻……而小乔不仅杀了她父亲,还以她哥哥的死来嘲弄她。一个躯体,一个心灵,一个魂魄。

……

刹时,她眼中盈满泪水,是为唐托斯·霍拉德...

【提珊】What God Has Joined Together

当代AU,写提珊离婚前后的一些事情!一发完!

标题出自“What God has joined together,let no one separate.”

写这篇的时候我一直在听东爱BGM,怀疑画风都没了!


       这么多年过去,他都已经忘记他们当时为什么结婚,珊莎提出离婚要求时就和当初圣贝勒大教堂的仪式一样简短仓促,而他甚至没有停顿就同意了。她的父亲和哥哥罗柏都去世了,母亲凯特琳后来送进医院接受精神治疗,最后还是自杀了。这些事都过去很久了,史塔克家的一切也逐渐走向正轨。她上一周给老家寄了封信,明明可以发短...

Idle Hands(Chapter-2)

配对:提里昂·兰尼斯特/珊莎·史塔克

作者:ValueTurtle

原文:archiveofourown.org/works/552538


        她并非女王。她只是珊莎,她还在等待。


        他们已经开始为她编写歌谣——夏日的女王——这首歌谣可爱(苍白)又甜美(满是逢迎之意),除了纰漏无数是真的。首先,现在还不到夏天:是初春都有些言之过早。北境刚刚迎来第一次丰收,这在冰雪...

今天刚收到来信,信封就是凉凉爽爽的感觉!之前把2015到2017年1月的信拿出来看,感觉感慨万千,我就不赘述了!因为我从来没给你写过信(我现在在忏悔),所以有好多话要写下来寄给你!


(有人)白首如新,(你我)倾盖如故。

 @既饮 感谢三年陪伴;w;

© 白云起|Powered by LOFTER